雪朝祭酒

这里雪朝/京城祭酒,全职圈废柴写手,也产渣反粮了。
不开点文懒得写贺文低产致歉。
大爱双鬼周叶。坚定冰秋(励志写双冰双沈)
高中狗周弧中

【冰秋】取一

各位好啊,这里京城祭酒,第一次写渣反同人还请多指教了(笑)

其实我最开始想写双冰来着……好吧我写不出来了   @玄览  

私设和ooc都没问题的话,我们开始吧

———————————————————————

山中无甲子。

乌黑的一身羽毛,天边飞快划过几双燕子,带起一丝风吹落一片叶,搅动雨后有些湿润了的气息,正是人间饭熟时,只待归人。其实平平淡淡就很好。

洛冰河,无论是怎样的洛冰河,都会记得自己第一天见到沈清秋的样子——一袭白衣清风明月,一把折扇傲雪迎霜,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只是让人觉着,真正的仙,不过此时此刻的沈清秋了,这是一个很好看的人。

“师尊。”

“何事。”

“弟子想师尊了……”

沈清秋咋舌,只当洛少女寻常撒娇求欢,他将手中的书卷了卷,用食指挑起书页,以一种十分优雅的方式翻了另一页。却不料洛冰河轻轻捏住那根食指,放到唇边细细舔吻。沈清秋皱了皱眉,不紧不慢道了句:“放开……”

洛冰河看着他搭在书页上十指纤纤,有如白玉

“不放。”语意是说不出的冰凉,不可抗拒

洛冰河阖上眼帘,遮住了看不出什么情绪的眼眸

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想他是嫉妒了,他想他是魔怔了。这样好的沈清秋,是他永远触及不到的所在

“师尊……!”洛冰河一踏进竹舍就看到有个人正靠在自己师尊的大腿上还很幼稚地玩着师尊的手指“谁?”

沈清秋抬头往门旁看看,看见是洛冰河回来也没说什么便继续看书。等等……洛冰河回来了?!
靠靠靠两个洛冰河?!冰哥您老不乖乖待那儿做魔族圣君坐拥后宫三千千万这大老远儿的跑我这来有何贵干啊?

闻言,“洛冰河”从沈清秋身上起来“回来了?”语意平淡,就像是对许久不见的故人那样。

靠靠靠靠靠靠靠你黏着我师尊不放还好意思跟我说“回、来、了、”要、脸、吗?有、病、吗?

闻言,“洛冰河”从沈清秋身上起开,两人一道儿往院子里去了。没有什么是打一场不能解决的了,只是二人都不自觉地收敛了气息,隐了声音,生怕打搅了竹舍里静静看书的那人。

至于胜负,沈清秋就不怎么去关注了。自家这只洛少女虽然一天到晚都黏着自己腻腻歪歪,可是对于自己的修为丝毫不怠慢。沈清秋知道洛冰河很强,强到已经完全不需要自己挡在他面前了。

待沈清秋看完这本书,外面若有若无的声响已经停了有一会儿了,白衣青衫,扑到沈清秋怀里,抬头对上人乌黑水灵的眸子,摸到手上熟悉位置浅浅一痕,知道这回是自家的洛娇花回来了。

“师尊今天晚上吃什么?”

“你做都好。”沉默片刻又道:“人呢?”

“走了,大抵是回去了。”洛冰河显得有些不开心,他这会正像一只大型犬一样在沈清秋身上蹭,好像试图用自己的味道覆盖掉那人跟自己像又不像的气息。

山无甲子五十载转眼即逝。

沈清秋扔了一块手帕让洛冰河擦擦头上的汗,安定峰供给各峰的物品都会用不同的纹饰区分开来,比如百草峰的兰花,仙姝峰的凤蝶,清静峰是竹叶。这方手帕纯白不带任何纹样修饰,自是洛冰河某次下山带的,见师尊把自己送的物品贴身使用携带,洛冰河不自觉地弯了嘴角。

“走了?”

“嗯,打到一半就走了。”

这几年“洛冰河”跨过平行世界过来,天魔剑一划,轻松安全又便捷,他悄无声息走过清静峰的一草一木,有时只是远远看一眼或是在看书,或是在煎茶,或是在传教弟子的沈清秋,有时只是跟这个世界的自己打一场,有时只是安安静静靠着一根竹子发呆。难得碰到有跟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大概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对这个世界的所谓一种期待是什么,为什么。

可后悔?当年他烧清静峰大火七天七夜;可魔怔?说不完道不清的年月过去他仍记得清静峰一草一木模样;可怀念?懊恼自己碰上一个这样那样的沈九。他是羡慕的,那边那个世界有一位沈清秋,他是最好的,他最想遇见的师尊。

他看着那和他一模一样的人,每天精心为沈清秋做着吃食,黏着师尊撒娇求欢,眼里是他从未有的神采,小心翼翼而满足。那是他触及不到的梦,那是他不可拥有的生活。

洛冰河,终究只不过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孩子罢。

这是他最后一次来了,他掐了沈清秋窗前一片竹叶收进衣袖——趁沈清秋看书睡着的时候,没有人会发现——过不了多久又会长出一片新的,一片更大、更绿的叶片。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