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朝祭酒

这里雪朝/京城祭酒,全职圈废柴写手,也产渣反粮了。
不开点文懒得写贺文低产致歉。
大爱双鬼周叶。坚定冰秋(励志写双冰双沈)
高中狗周弧中

【双冰】唯二(上)

对没错就是双冰……

写完的时候我有些愣了,三观不正不喜勿喷吧

冰妹穿越的原因,可以看做两把心魔跟磁铁一样把冰妹吸过去了,瘫。

终于写出来了……快夸我 @玄览

私设ooc都没问题的话,我们开始吧

———————————————————————

洛冰河觉得烦躁。

他正坐在幻花宫内殿的宝座上,冷着脸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思考,旁边是幻花宫的门生们脚步飞快来往,没人敢看一眼那高高在上的王,没人敢。

纱华铃知道今天君上的心情很糟糕,没由的糟糕,她蹙起好看的眉,感到真真切切的苦恼。她朝一旁正优雅地扇着扇子是柳溟烟白了一眼,虽然后者可能并没有看到。

她扯了扯下身的红纱,深吸一口气,下了几道命令,她需要做点什么让她亲爱的君上开心才是。纱华铃低着头飞快地穿过幻花宫曲折回廊,然后很狗血地撞入了一个怀抱。纱华铃抬头刚想骂一句“哪个不长眼的混账东西”,但是在她看清来人之后……

她差点腿一软没跪下来

“君上……”忽略一下纱华铃这个人的品性身份,光就这张脸来说,白皙肌肤,透红小脸,瞪大了眼睛,还是有几分可爱的。

洛冰河此时心情有点复杂,本来在魔界待的好好的,为什么一下子就到幻花宫来了?他抚上挂在腰间腰间心魔的剑柄,心累。

拜托老兄,你明明穿越的是两个世界啊

他瞥了纱华铃一眼,没说什么就继续往前走。洛冰河能感受到空气中非一般的压抑,这样的幻花宫让他感到不安。门生匆匆忙忙经过,连脚步都不敢踏重了,能看到许多的魔族卫士,他寻思着是否找纱华铃说一说撤掉一些魔族人手。

左转,左转,绕过一道回廊再右转,推开内殿雕着繁复镂金花纹的大门。

他看见了他自己——正坐在宝座上。

“你来了?”他从宝座上起身,抬手屏退所有侍从,洛冰河惊异于见到另一个自己时的名为期待的感觉。期待?他自己都觉得好笑——对于这个愚蠢的胆怯的“自己”。

洛冰河皱皱眉,按上腰间有些不对劲的心魔剑“你把我弄到这边来的?”他只想回去,早些回去。

“你觉得,有可能吗?”

拔剑,飞身上挑,心魔双剑碰撞刺激出魔族富有征服性气息。很久没这样刺激过了,洛冰河觉得自己真是没意义,人间魔界,唯己独尊,他对于自己这种唯恐不乱的心态感到莫名慌张。刻在骨骼上的好斗与孤傲促使着他不断去追求更高的层次境界。

洛冰河生生挡住一剑,他能感觉这个世界的自己比上次交锋时更强了,这种进步的速度让他感觉到惊异,看着对方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呈现着扭曲兴奋,致使英俊脸庞看上去狰狞了些,内心深处的呼唤激发出他做为魔的傲性。

自由

压抑了太久的魔性看到了一丝光亮,挣扎着寻求着自由。

“为什么你觉得做为魔就会失去理智呢?”

“魔,一定是反派的那一方?活该被绞杀?被灭绝?”

“但我,的确做到了,让所有坏的东西,得到了惩罚。”

“你厌恶你自己吗?”

“你厌恶我吗?”

洛冰河,不论是怎样的洛冰河,都觉得今天的自己很不对劲。反身抵过一剑,强烈的剑锋劈断了一根柱子,死死咬住下嘴唇,倔强的表情完美掩藏内心疑惑矛盾。

洛冰河自小入苍穹派拜沈清秋为师,经磨炼,听圣训,行雅事,从一开始区别感就存在,无论他怎样去忽略去适应去改变,它一直都在。无间深渊的几年,是他生命最疑惑而无助的日子。沈清秋不是圣人,救不了他,洛冰河他自己也不是圣人,救不了自己,反观这个世界的洛冰河,虽猖狂性格惹得他不快,但必须承认的是,这个自己比他活得明白。

世界上不存在绝对善恶,不存在绝对沟壑,不存在绝对你我。

不需要去摒弃压抑自己的魔族血统,既定的事实与麻烦赐他超乎人的天赋,为何不为己所用,莫白白浪费自己。他能控制的,我能控制的。谁都救不了我,那么为什么要进行所谓的“拯救”。

“洛冰河”眯起眼睛,手指摸擦心魔剑柄,试图安抚它的躁动。他的大脑也在飞速思考。两柄心魔剑同时异常,绝对并非巧合,对于魔族圣器的心魔,洛冰河还是很有信心的。这又是否是他无端出现的缘由所在。飞速回忆他看过的所有书卷,试图从或清晰或模糊字里行间,找到一丝痕迹。

洛冰河收剑,重新平息下周身魔气。他想通了。

“我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你和我”

“你的心魔,何尝不是我的心魔”

世有天魔双子,既有心魔双剑,一分雌雄,异相吸,同则斥。

谢谢你,唯二的我自己。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