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朝祭酒

这里雪朝/京城祭酒,全职圈废柴写手,现在开始产渣反粮了。
不开点文懒得写贺文低产致歉。
大爱双鬼周叶。坚定冰秋(也许什么时候我抽个风写双冰双沈也不一定)

叶邱《回忆复盘》一发完

♣文笔渣,还请多多指教

♣ooc有,私设有

♣爪机党,我家输入法经常抽风,欢迎捉虫

♣唔,如有撞梗,纯属雷同

♣嗯,雪朝同志又犯病

♣雪朝同志是个乖宝宝,平时不接触游戏

♣苏

————————————————————————

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久到那时叶修还是叶秋 。

真可笑,叶修和叶秋又有什么区别呢,那又怎样,都是他啊。

所以,我们开始吧……

盛夏,深夜,h市的夏天带着南方特有的闷热,让人喘不过气来的霸道——即使是在晚上。

年轻的嘉世队长平静的坐在电脑旁,一双手在键盘上飞速地跳跃着,屏幕上是一个Word文档,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上面全是嘉世上一场比赛的情况,详细到敌我双方每一位队员的状态表现,每一个技能的释放时机好坏——上场比赛嘉世输得很惨,所以这一次的复盘邱非准备得格外详细。

旁边放着喝了一半的咖啡——已经凉了许久了——那还是夏仲天亲自倒的。桌子上堆满了A4打印纸的资料,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技术部,公会部各种需求的表单,下场比赛的战术布置,人员分配之类的,但它们都堆放得整整齐齐——就像邱非的性格那样——追求稳定,冷静却又不失热度与潇洒——多么矛盾的存在。

现在正是嘉世发展的关键时期,作为队长,邱非不能有一丝松懈。每每工作到深夜好像还不知疲倦反而还乐在其中——一如当年那位。年轻的队长眨了眨已蒙上一缕缕血丝的眼,不由地往窗外望去,仿佛那扇窗——还会透着电脑屏幕那种淡蓝的光,微弱,但是坚定,莫名的给人一种安定的感觉。

…………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久到那时邱非还是嘉世训练营里一个小小的学员,久到那时叶修,或者说叶秋,还是众人眼里那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斗神。

容不得多私念——但那又怎样

那时叶秋还是会经常到训练营来作指导,叼着烟,挨个和学员们打指导赛。邱非至今还忘不了那时叶秋那双好看到近乎妖异的手和明亮的眼睛。就那样笑着,不时喷喷垃圾话,大放嘲讽。其实明明是很温柔的一个人,却莫名的让人生出几分敬畏——那就是叶秋啊。

第一次见到叶秋是在进训练营的第二个月月初的时候,叶秋特意抽时间来看看新人。他拉过一张椅子,开始挨个和学员们打——没打指导赛,美名其曰检测训练营训练质量顺变看看新学员水平。叶秋可以说是整个人摊在椅子上,叼着烟,一张脸在烟雾中看不分明,那双手慢悠悠的却是极有节奏地敲打着键盘,手下的招数却是越来越狠,一双眼睛也是亮得惊人。一圈下来,每个学员能在他手下过个二十多秒已是不错的成绩了。

邱非的成绩是三十秒。

叶秋很随意地拿过学员名单,草草地扫了一遍。

“邱非,是你吧?”意料之中的烟嗓带着懒散的声线,却没有那个年纪应有的一点青涩,朝气——叶秋看着好像没比他们大几岁。邱非抬头,将视线从屏幕挪开,正好对上叶秋的眼,叶秋的眸色很浅,是那种柔柔的棕色,长长的睫毛投下优美弧形的阴影,让人有一种没那么容易琢磨透的感觉,但那不妨碍邱非的认知:那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邱非装作很镇定地“嗯”了一声,“战斗法师啊~~,不错啊,再练上个几百年就能赶上哥了哈”叶秋微微地点了点头,便接着和下一位学员打。

一圈下来,像邱非这样被问了名字的学员,一共有五个。

一直到午饭时间,叶秋都是在训练营里,观察着,偶尔会给个别学员指点一下,打一场指导赛。邱非是最后一个走出房间的——那是他的习惯,叶秋慢吞吞地跟在他后面。

“邱非”叶秋突然喊住他

“嗯?”邱非迟疑了一下,转过头

“刚刚有录像吧?”

“嗯”

“明天下午抽个空到我那去呗,反正训练营放假,带录像来,哥给你开个小灶,训练营出去上三楼左转第四个房间,别给别人看见了啊”叶秋狡黠地笑,抽出一张账号卡在邱非面前挥了挥——那是张银色首版卡,有些旧了,不过看得出它被保养得很好,发着温润的光。邱非的眼睛亮了,那是,斗神一叶之秋!

“哦”邱非迟疑了一下,有些受宠若惊

“叶队”

“嗯?”

“再不走食堂就没饭吃了”

“呃~~,放心,跟着哥走有肉吃,带你开小灶”叶秋掐灭了烟头,使劲揉着邱非的头发,眯着眼睛笑,明明经常夹着烟,但那双手却是白的不行,邱非能闻到叶秋手指的烟草味道——有点浓——他不是很喜欢。

嗯,所以,我们可爱的·纯洁的·邱非小天使就这样被万恶的·没下限的·叶不羞(那时还是叶秋)大魔王拐走了。

……

那是离俱乐部不远的一家小餐馆,看得出来叶秋经常来,对这里很熟悉(邱非默默忽略叶秋那一看就是宅男的见光死的白到不是人的肤色…),两人坐在角落里的一张小桌子旁,叶秋叫来了老板,和他熟捻的交谈——看得出来老板和他关系挺好,更重要的是,老板似乎对荣耀一窍不通。

尽管如此,邱非还是下意识的向四周望,生怕被认出来——那时叶秋还穿着嘉世的夏季队服——一个面容陌生的看着还很年轻的男子,穿着嘉世的队服坐在离嘉世俱乐部不远的餐馆里——任稍微对荣耀有点了解的人都能猜出来了。

“没事儿,认不出来”叶秋笑,“这地方哥熟着呢,还有,你跑一千八百米的成绩还行吧”

邱非低下头。(邱非内心:QAQ这是我们队长吗~)

年轻的嘉世队长将视线收回来,闭上眼睛,揉揉已经酸胀到有些麻木的手指,开始做手操。邱非想起自己的手操还是叶修教的……

邱非还是按约定到了——毕竟斗神的一对一单独辅导还是很难得的——身为队长,嘉世最重要的灵魂与核心,叶秋还是很忙的。

他站在叶秋房门前——那是一扇很普通的木门,门是虚掩着的,邱非楞了一下,便推门,蹑手蹑脚地进去。

叶秋正靠在电脑前的一张扶手椅上极有规律地揉着手——先是关节,再到手指,手腕,叶秋很认真,但也不同于打荣耀时的那种专注,他好像没有发现邱非的到来。

叶秋的手很好看,白皙但是又不显得病态,手掌很薄纤长,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却又不突兀,淡粉的指甲修剪得恰到好处,勾出完美的曲线——仿佛一件美到让人心碎艺术品。阳光模糊了他的面容,但是很好地勾勒出他几乎完美的侧脸——这使得他看上去不似往日那般嘲讽,反而整个人看着很温柔——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叶秋让人感觉很美好 。

“嗯,那个,叶队在做什么?”邱非有点尴尬地出声——然后发现自己问了个很白痴的问题。

“手操,哥的这双手金贵着呢”叶秋看着他,依旧是那副没睡醒的样子,“带着视频了吧”

“嗯”邱非乖乖递上一只U盘

叶秋接过U盘,便随意地插到卡槽里。邱非注意到叶秋的电脑桌面上有很多文件夹,文档,视频之类的,有些标注的是战队名,有些标注了选手名,所有的文件后面无一例外都备注了详细的时间点。这样的文件很多,几乎占满了大半个电脑屏幕,但却是十分整齐的排列着。邱非知道叶秋会把以前的比赛的视频都保留下来——但他还是惊异于文件数量之多而且排列如此规整——这太不“叶秋”了。

于是乎,在邱非还在楞着的时候,叶秋已经把录像调出来放了一遍了——本来就只有三十秒而已。

叶秋突然“啧”了一声,将视频拉到第十七秒,指着屏幕:“这个地方其实你完全有把握逃开,至少可以躲开这一记伏龙翔天,呃,当然了,这一记我绝对不会打空,欺负普通玩家还可以,意识还有很大进步空间,多练练吧” 

叶秋继续说下去:“喏,这个地方你不必要这样,尝试创新一下,天击以后龙牙再圆舞棍?太老套了”叶秋挥挥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因为这是最常见的所以也是最容易预测的?你都知道。所以这个时候可以……”邱非觉得有些没底气

“所以这个时候不要太小气,放个大招也是可以的,不按常理出牌有时是可以打乱一下对方的节奏的”叶秋不紧不慢接着说“所以如果是你,你会放哪个”

“呃,豪龙破军,因为有僵直效果?”

叶秋几乎是自语一般地“嗯”了一声,邱非没有听清楚。

“来一盘?带账号卡了吗?”叶秋一边念叨着“这什么职业啊”一边拉开抽屉从里面成堆的账号卡中随便抽出一张

“嗯,带了的”

于是战斗格式和叶秋那个名叫“日叶不休”的神枪手马甲号愉快地打了一下午

“下次我用一叶之秋跟你打呗”叶秋最后说

邱非将手从键盘上拿下来,发现手指已经酸胀到根本动不了了。

邱非听到叶秋“啧”了一声:“把爪子给我”

邱非“啊”了一声,然后乖乖伸出一只手

“还有一只”叶秋说着把他另一只爪子抓过来,放在手心揉搓着“职业选手的手可是很金贵的,要好好爱护的,来,哥教你做手操”

邱非看着叶秋的手,突然脸红了

其实邱非的手也挺好看的,虽然没有叶秋那么白,但也不算黑,非常健康的小麦色,透出一种青春的活力,手掌偏薄,但不算长,手指修长而纤细,骨节较叶秋的稍微分明一些,不过看上去也有一段时间没有修指甲了。

“以后要不要跟哥一起再拿个三连冠什么的啊?”

“啊?”邱非感觉自己脸上发烧,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一种名为喜悦的情绪慢慢涌了上来,他听到自己很小声地回答“好”

(于是乎,第二天,训练营的崔主管发现邱非今天状态格外好,训练地格外认真~~)

然而他最终还是没能,甚至连和叶秋一同站在场上的机会都没有。

当新出道的嘉世新人选手邱非望着屏幕里战斗格式身边的一叶之秋时,他感到的是无尽的失落,空虚。

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

久到那时还稚嫩的少年已经能够独立撑起嘉世

“当你睁开你疲惫的眼,依稀可见回忆倒带,仿佛往昔一切欢笑和愚蠢的争吵”——此唱已远

第十三赛季——总冠军——嘉世

那年邱非二十岁,他拿到了他的第一个冠军,阔别多年,嘉世的第四个冠军。

其实邱非觉得自己还不够——那年二十岁的嘉世小队长已经是二连冠了。

邱非站在领奖台上举起奖杯的时候,他有看到叶秋——不,应该说是叶修,他就站在那里,最简单的白衬衫,西服裤勾勒出优美的曲线,微敞开的衣领让人能够看到锁骨依旧不正经的样子,叼着烟,眯着眼睛——他没做伪装——也没有人认出他

有那么一瞬,邱非觉得仿佛时间都静止了——只剩下他,和叶修。邱非看见叶修在微笑——是那种不同于往日的笑,带着一种骄傲和宠溺(就像父亲对儿子那样——养育多年的儿终于长大成人了……划掉)邱非有些恍惚。

其实不管什么事,只要经历过了,再回头看时,再多的艰辛与喜悦都不过如此,只剩下一种淡然。

不管如何,结果都令人满意了吧

选手通道

一队人有说有笑,闻理将一只胳膊搭在邱非肩膀,仿佛瞬间被黄少天附身了一样拉着他的小队长唠叨个不停,小白一副欠揍的样子,笑着捏捏自家小队长过于苍白的脸,后面的队员叫嚣着要他今晚请大家小龙虾……邱非突然觉得心很累,夏仲天走在他旁边看着邱非那一脸(传说中的)“我想哭但是哭不出来”的表情觉得好笑,“也只是万分无奈”。(邱非:QAQ夏老板救救我)

在光线较暗的通道里,邱非看到那熟悉的一点橘红色的光亮。邱非知道——那是叶修。

那个身影感觉瘦了好多,却依旧是他所熟悉的——温柔而强大。邱非有那么一瞬真的好想好想跑过去抱住他——去诉说那年对他突然离开的彷徨,愤怒与怨恨,再到迷惘,混杂着悔意,去诉说那时他独立撑起破碎不堪的嘉世的勇气与胆怯,辛酸与信念——他从不流泪,去诉说嘉世王者归来的汗水与友谊,骄傲和喜悦。他曾见证,一个王朝的颠覆,无声的战火与永绝,他曾迷惘,追寻最开始的梦想与欢乐,他也曾历经风雨,少年最瘦弱的肩膀扛起厚重灵魂的荣光,他最终得以荣耀加身,他想哭,想笑,想将深埋心底的酸甜苦辣放纵出来——尽管他早已习惯将这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深埋心底——只留下外人眼里一个冷静理智的,成熟的嘉世小队长,就已足够。最终邱非只知道自己低下头,当再次抬起头来——已不见他。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继承者,身披蔷薇,芒刺在背,也温柔以对”

“愿沉重加冕的骄傲,有荆棘缠绕”

…………

嘉世劲头很足呢

嘉世没让粉丝们失望,没让夏仲天失望,没让邱非失望,也没让叶修失望

第十三赛季到第十五赛季,嘉世三连冠,邱非封神,嘉世迎来了她的第二个王朝

…………

等再次见到叶修已是第四届世锦赛的时候了——叶修从第一届到第三届都在担任领队——拿了三个冠军——不过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吧——当年的老将都已经退得差不多了。

邱非只觉得叶修瘦了好多,原本的虚胖已找不到影子,过于尖的下巴和苍白的脸色让他觉得心疼,整个人看着干练了好多,不会在像以前那副懒洋洋的样子。不会变的是他依旧会顶着黑眼圈坏笑,大放嘲讽,大杀四方。一切都在改变,飞速地改变——不变的只是那颗永远追求荣耀的炙热——邱非已经懂得,如何去享受每一场比赛,纯粹地体会每一次荣耀。

邱非是第一次参加世锦赛,他是队长

“那可是哥亲手带出来的徒弟,对吧,小队长”叶修如是说——一如既往的懒散语调,特意将“小队长”三个字咬得特别重——邱非突然很怀念那种叶修式的嘲讽与脸T风格。

…………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们就这么理所当然地拿了冠军——颁奖礼上叶修那个笑容嘲讽得连邱非看了都有点想揍他

再然后,叶修就从邱非的世界里消失了,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其实邱非一直觉得叶修在称呼他为小队长的时候有一种特殊的意味在里面,他能在叶修深邃的眼里看见……一种怀念……但更多的是一种释怀吧

所有的一切终将逝去,该来的还是会来,该遗忘的还是会被遗忘,停不下脚步,追不上时光,唯有记忆会带来全新的力量。邱非一直觉得叶秋从未离开嘉世,因为他的名字已经深深刻在了嘉世的灵魂之中。

当嘉世不再需要他的时候,才是他真正离开的时候

从某中角度来说,一个人的影响存在了多久,他也便存在了多久——以一种更深远的方式

多年后,当邱非退役的时候,他会想起当他还是嘉世训练营里一个小小的学员时,那天最美好的阳光,和叶秋使劲揉他头发的手指,还有烟草的味道——其实没那么讨厌的(邱非不想说,其实他很怀念)

————————————————————————

这章扩折号好多啊

其实这章“其实”也很多的说

半夜码字(哈欠)

写的时候我一直在循环《荆棘王冠》
前奏略诡在晚上(今天白天的时候循环了好久的《琴妖》)

雪朝在中二病强迫症的道路上渐行渐远(其实这章雪朝想走文艺风……然而我天生逗比)

标点语法什么的跟我有仇

(其实我希望有评论)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