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朝祭酒

这里雪朝/京城祭酒,全职圈废柴写手,现在开始产渣反粮了。
不开点文懒得写贺文低产致歉。
大爱双鬼周叶。坚定冰秋(也许什么时候我抽个风写双冰双沈也不一定)

[主双花]凌雪1

这篇是双视角,嗯,雪朝写的张佳乐视角,凌乐乐写的大孙视角

大概会有很多聊天体?

欢迎订阅Tag~

(不许吐槽文章名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放正文

————————————————————————

张佳乐,是通过网络认识孙哲平的,准确来说,是落花狼藉。

那时他还不是什么画手,只是喜欢有空的时候在各大社交网站上逛的一只小透明,看看文章,看看那些或美丽或哀伤的画,看一群小迷妹在评论下疯狂地表白太太。

那究竟是别人的生活。

张佳乐甩甩自己的小辫子。

张佳乐是一个很活泼开朗的人,但他的本质却是很忧郁的。

这话是黄少天说的,不得不说他说的很对。

直到遇见了孙哲平,不,准确来说是落花狼藉。

张佳乐所有的社交网站账号ID都是一样的,他也从未更改过,百花缭乱。

孙哲平是这家网站的签约写手,他也只在这家网站更文,从他成为写手开始,落花狼藉。

那时百花缭乱不知道落花狼藉于孙哲平

那时落花狼藉不知道百花缭乱于张佳乐

……

                                                           
        

天知道张佳乐为什么会喜欢落花狼藉的那种文风。

落花狼藉是这个网站的签约写手,他的文章大多以描写战争,叙写战争故事为主,文风霸气豪迈,气势磅礴,描写逼真,而且很高产,最快的一次一天有七更,通常情况下每天也至少有个三更的。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每天码字用光了手速还是怎么的,落花狼藉很少在评论区回复读者。

就像张佳乐从不评论他看过的文章图片。

不得不说张佳乐其实很喜欢红色——那并不是血的颜色——而是一种近乎妖艳的、令人胆战心惊的颜色,那是玫瑰,是曼珠沙华的赏赐于哀叹,那是罂粟,是鹤顶红的惩罚与宽恕。

而落花狼藉笔下的战争漫开的血色,却是不残暴的,而是一种令人哀叹的、近乎妖冶的颜色,那是阿基米德的遗憾,那是当泰斯的复仇与哀伤,夹杂着泪与哀伤,直至天堂和地狱

直至时间的终结。

后来,张佳乐对孙哲平说,百花缭乱对落花狼藉说,我们一起,直至时间与世界的终结。

————————————————————————

雪朝对凌乐说,余生还长现世安稳,我们一起直至时间的终结

……

我依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