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朝祭酒

这里雪朝/京城祭酒,全职圈废柴写手,也产渣反粮了。
不开点文懒得写贺文低产致歉。
大爱双鬼周叶。坚定冰秋(励志写双冰双沈)
高中狗周弧中

[主双花]凌雪3

状态不是太好……

乐乐视角上章大孙视角戳tag

其实上章大孙视角有个bug没有小天使发现么~凌乐乐同志表示:懒、得、改

说好的聊天体……说好的写手孙×画手乐

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干什么

正文:

8:46

百花缭乱:
太太!太太!太太!在不在?

百花缭乱:
太太!太太!

10:06

落花狼藉:

嗷嗷嗷,让妹子久等了~还在么
刚刚被室友拖出去了,果咩~

(孙哲平一脸冷漠地盯着那两个小波浪线,请忽略旁边魏琛一脸看好戏的猥琐表情……淡定)

百花缭乱:

太太!太太!太太!

百花缭乱:
嗯嗯!在的在的

百花缭乱:
太太我跟你嗦,上次《血景》的章更新,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啊

百花缭乱:
自己爆了手速连夜涂了一张《繁花》,谢谢太太写这么好的文

百花缭乱:
[图片]

说真的,这幅画是真的画到孙哲平心里去了。

大片大片红色有层次地、包含着热情地漫开,直至漫成一片花海,妖冶的,华丽的曼珠沙华——那是血的颜色——或者又不是。狂剑士将自己常用的那柄重剑倒插在地上,弹药专家将自己最心爱的猎寻收回腰间。他们背靠着背,眺望,最不可及的远方,彼此无言——却胜似有言。那是一种已经融到骨血里的信任,那是一种已经镌刻到基因密码深处的默契,深深浸没在一呼一息之间。于乱世之中,于天下不负同葬,也坦荡。

昔日马乱兵荒,可堪一面独挡,而今征战四方,爱恨都穿肠(出自《双生契》)

说真的,孙哲平第一次写这种西幻背景设定的文,他自己心里也没底:会有读者喜欢吗?读者们能适应这种文风的转变吗?缭乱妹子还能理解到自己写作的本意本心吗?

……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落花狼藉:
呜哇谢谢妹子的画!画得很好看,很喜欢~

落花狼藉:
看手法,妹子是专业的?

百花缭乱:
诶诶诶,太太看粗来啦

百花缭乱:
是的呢,现在是R大的在读生,专业选的设计,所以也学过这些

百花缭乱:
太太喜欢画就好~开心到飞起~

落花狼藉:
再次谢谢缭乱妹子的画!问一下,妹子以前也有为别的文画过同人图吗?另,如果妹子是R大的学生的话……那我们在一个城市呢

百花缭乱:
嗷嗷嗷太太我是第一次画呢(呜哇被太太夸奖了好开心~待会要下楼跑圈)

百花缭乱:
诶诶诶太太也在B市!感觉好近!太太是B市本地人么?

落花狼藉:
是的呢,B市本地人~

百花缭乱:
嗷嗷嗷我是K市人~

落花狼藉:
好晚了诶~缭乱妹子早点睡~女孩子熬夜不好的,容易生皱纹

百花缭乱:
嗷嗷嗷谢谢太太关心,会早点睡的,太太也是啊,不要熬夜码字啊~

落花狼藉:
谢谢妹子关心~先睡啦~

百花缭乱:
挥挥

百花缭乱:
挥挥
比个哈特给太太~

11:17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死鱼眼望向一旁拼命捂着嘴憋住笑的黄少天

(孙哲平合上电脑……一脸鄙夷地看向所在墙角已经笑成一团的魏琛)

“噗嗤”一声,黄少天终究是没忍住,冒着张佳乐炸毛的危险飚起了垃圾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啦想不到二乐乐你扮起妹子来还挺像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高岭校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二花我平常怎么就没看出来嘞你可以的啊我跟你讲我跟你讲这个妹子你是拿定了……”

(张佳乐你可不可以不要打断黄少的话……他连十二分之一都没说完呢……)

“黄少天你大爷的赶快给你乐爷麻利儿地滚!!!”

王杰希和方士谦对视一眼,温和笑笑表示不说话……待会儿再去给二乐乐顺毛吧……

听说11:20和查寝很配哦~听说张式扶眼镜和韩式钱包脸更配哦~

“张佳乐同学……”当张新杰清冷的声音响起,仿佛高高宣判台上冷漠的法官,不带一丝情感,张佳乐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冰冷的声音。

……

于是乎

张佳乐第二天早上被张新杰罚跑了,八圈……在韩文清钱包脸的监督下……张佳乐觉得自己没有腿软倒下简直是奇迹。

他默默看了一眼和自己一样被心脏杰查到了难凶难友——孙哲平——一脸生无可恋地跑着,连气都不喘。

张佳乐觉得这家伙居然能对老韩的钱包脸免疫简直奇迹——不会是叶修的那位亲戚或者被叶修传染了吧?

张佳乐,脑洞大是种病,得治

(张佳乐面无表情……没收手机一个月什么的心脏杰你真够了)

事实证明……真的,张佳乐和孙哲平,这注定是一段孽缘,孽缘

————————————————————————

孽缘!孽缘!自从遇到凌乐乐这个死智障以后我高冷的画风一去不复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疯不就是仗着本小姐喜欢你嘛哼哼哼

(我不会说每次我跟乐乐聊天说再见都是“挥挥+爱你+哈特”的格式)

评论(3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