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朝祭酒

这里雪朝/京城祭酒,全职圈废柴写手,现在开始产渣反粮了。
不开点文懒得写贺文低产致歉。
大爱双鬼周叶。坚定冰秋(也许什么时候我抽个风写双冰双沈也不一定)

摸摸摸摸摸摸鱼🐠

被父上和母上从作业堆里拖出来~过来摸个鱼

大概是片段描写……应该不会虐吧?

嗷嗷嗷忘记说这个是人鱼设定啦

算是原创人物……?然而连名字都没有,请自行脑补带入相关人物角色……(表示写的时候带入了一下叶神和白告)

雪朝的百花式文风……描写好炫……但是没剧情

———————————————————————

他狞笑着,走向别绑在柱子上的那人——准确说是那条人鱼——他还倔强地保持着双腿形态,他蹲下来,用手指抵起那人鱼已经消瘦得不成样子的满是血污的脸庞:“啧啧啧,看看你,已经成什么样了,你说他看到你这副样子还有没有可能认出你来?”

人鱼的表情是平淡的,仿佛没有听到刚才那话似的,冷冷地直视他的眼睛,仿佛雪山之巅的众神之王,无喜无悲,却是透出一丝无人可及的高贵,纵使跌落神坛。

他狞笑着,用食指调起那人的下巴,从口袋随意摸出一把小巧的钳子——非常刺眼的银色,手柄上篆刻着古老而精美繁复的花纹

他将钳子在那人鱼面前挥了挥,有摸出一节小试管,里面装了半试管的蓝色的溶液。嘴角翘起一个最优雅的温度,讲试管里的溶液倾倒出来。

“唔……!”那人终于有了点反应,好看的眉蹙了起来。
那人的双腿慢慢变为了一条鱼尾,一条漂亮的白色鱼尾,鳞片整齐排列,虽然有些无光泽,但还是很漂亮的,宽大的叶状的鱼尾以一种及优雅的弧度展开。真的是一条很漂亮的鱼尾,让人看了就一不开视线的那种。

“真漂亮啊,是不是?”他一边说着,一边举起钳子,很仔细地钳住一小块鱼鳞,轻轻晃动几下,突然一发力,将鱼鳞完整地拔了下来“很适合做装饰品呢。”

那人要紧了早已没有了任何血色的下唇,眉毛皱得都打成了结,鱼尾会比双腿更加敏感,他努力让自己不要发出令自己都厌恶的呻吟。他不进抽搐起来,真的是那种钻心的、刻骨的疼痛,所有的感官无一都不在告诉他“疼!”,他默默忍受着,唯一的想法就是尽快让自己失去知觉

他装作没看到,还是觉得不过瘾似的,一片,两片,三片,四片……几乎忽视了那人已经昏迷过去,早已破碎的呻吟自唇角溢出,再也无法阻挡

血液,慢慢漫成了河,肆意地漫开,漫开,浸染了他邪恶的黑色皮鞋,反射着仇恨的光芒。无数亮晶晶的鳞片漂浮之上,有的还带着一小块血肉。

像是血景之河上开出一季繁花,永不凋落的繁华。又像是黑暗长河上永不熄灭的盏盏明灯,指引着有罪或无罪的人,抵达彼岸。

他生而为王,又有何畏惧

没有什么能让他低头

————————————————————————
我跟你们讲,这个摸鱼我摸了四个星期你们行吗(看我方锐的眼睛)

现在一拿起爪机码字……就想睡觉

谁叫我每次都深夜码字呢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