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朝祭酒

这里雪朝/京城祭酒,全职圈废柴写手,现在开始产渣反粮了。
不开点文懒得写贺文低产致歉。
大爱双鬼周叶。坚定冰秋(也许什么时候我抽个风写双冰双沈也不一定)

[双鬼]阴阳1

架空架空架空背景

爪机码字终究不方便啊……鬼知道我以前怎么坚持下来的,习惯就好吧……

你觉得像我这种人,有可能HE吗?

———————————————————————
李轩是阴阳眼

他谁也没告诉

谁也不知道

他十七岁才发现自己的阴阳眼

其实鬼没那么玄乎,不过是死去的人罢,还保持着生前的样貌,只是身体有些半透明。

从十七岁到现在,他见过各样的鬼:有老爷爷,有小妹妹,有青年人,有开朗好动的,有沉默寡言的。

李轩听着他们讲他们的故事,陪着他们慨叹世态炎凉

有一次他碰到一位清末年的鬼,生前是做古董生意的,教了他很多鉴别古物的方法。于是李轩就在年夜饭的饭桌上,被他喜爱古玩的姨父大加赞扬了一番。

那时李轩也是第一次知道,鬼也是会消失的

就在那个年夜,李轩亲眼看到他魂飞魄散

变化从指尖开始,整个身体愈发透明,都慢慢化作了一缕轻烟,消失殆尽,真的是一点痕迹都不留下呢,一丝他存在过的痕迹都不留下。

李轩有点想哭

鬼也不过就是人死前的最后一缕魂,带着不甘和思念化成了鬼。终归还是要消散的

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又要去往何方?

我是我。
我来自虚无。
也终将回归虚无。

李轩不记得是在何年何月何日遇到吴羽策的,或者说,他不愿意记起

那时李轩正买好了晚饭要用的食材,准备回家,过马路的时候,看到有人闯红灯。

“喂,小心点,不要闯红灯了”话一出口李轩就后悔了。

身体……是半透明的,他是鬼。

再说了……会有人在这大热天的穿这么厚的衣服么

李轩你真是笨到家了,他对自己说

还好……周围行人挺少。李轩有点尴尬地四处望望,应该没人听见吧

那个人,不对,是那只鬼,似乎听到了李轩的声音,他回头淡淡撇了一眼

这就是吴羽策了

他好漂亮……这是李轩的第一感觉

的确,吴羽策是生了一副好皮相的。一米八的身高外加大长腿不说,黑色的紧身风衣细细勾勒出他完美的身形。虽然隔着一条人行道李轩看不太清楚他的脸,但只是明明确确感觉到他生的几分清秀又不失了几分妩媚,黑色风衣拉到最上端,颇有禁欲之美,肤色偏白,分外勾人。他淡淡回眸一撇,更衬得清冷了。李轩不由地生出一股寒意来。

其实李轩当时对吴羽策的表现还是有点吃惊的。鬼都是十分孤独的,他们守着漫长的岁月,百般无赖地观察着别人的生活,但却仍会挂念,仍是不甘不愿离开人间,而且像李轩这样有阴阳眼的通灵者很少,一般鬼碰到通灵者了,都是十分兴奋的。

唯独吴羽策是个例外

李轩就这么看着那个黑色的身影消失在一条小巷深处

真是个特别的人,不,特别的鬼呢……他心说。

再一次遇到他是在什么时候了?大概是两年后吧……

那天李轩刚从公司加完班回来

对的,李轩在一家外资企业做营销管理,因为人张得还不错性格又好,学历也高,,工资待遇自然也就差不到哪去了

他看见那只鬼,就靠在他家门板上。

鬼说到底还是一缕魂魄化作的,他们没有实体,因此可以任意的穿过物体。

“怎么不进去?”李轩微笑

李轩一直是一个亲和力很强的人,说白了就是脾气好,老好人。他好像无时无刻不是笑着的,让人感到亲切温暖,不由地想要靠近。李轩不知道其实自己在鬼界还是有些名气的,许多鬼都愿意来找他,也许是来请求帮助,也许只是来谈天解闷。

那鬼不语,依旧看着他

现在李轩可以好好打量他的美貌了

真的,很漂亮啊,李轩再一次感叹

他并没有注意到把“漂亮”这个词,用的一只性别为男的鬼身上有什么不妥

也是了,过长的睫毛更衬得他的眼睛美丽,乌黑得不见底的颜色像一个谜,眼角泪痣勾人心魄,他的嘴唇很薄,抿紧,使嘴唇泛白。只是他眼神太冷,李轩强忍着不打颤想着。

李轩见他不做反应,便自顾自的拿了钥匙开门“那么,进来坐坐吧。”

tbc

我我我本来想一发完的……现在看起来不可能了……

我估计我还要扯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写完了

又是一个坑……

谁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要写这个有些俗了的梗……我画风总算对了一点 嗯?

评论(1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