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朝祭酒

这里雪朝/京城祭酒,全职圈废柴写手,现在开始产渣反粮了。
不开点文懒得写贺文低产致歉。
大爱双鬼周叶。坚定冰秋(也许什么时候我抽个风写双冰双沈也不一定)

[双鬼]阴阳2

大概古风+现代paro……?前世今生设定
你们慢慢脑补人鬼情未了blablabla……

这篇文卡到吐

然而我已经习惯卡文了……

写作业时开个小差放个文

————————————————————————

“那么,进来坐坐吧”

李轩的家有点大,但是还算干净,整洁……嗯,温馨。大块大块暖暖的浅鹅黄油油地展开,略偏欧式的装修,简约风,但客厅的吊灯确实看着很复杂华丽的样式,看着和这样简约的装修风格有点不搭。

房子里没有人,李轩是一个人住。没错,他都二十好几了,却依旧是个单身汉,连女朋友都没有。印象里,自己好像是真的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吧……吧……吧,过年过节李轩面对着家里长辈的催婚时如是想着。

李轩请他在沙发上坐下,自己坐到另一张沙发上,开始泡茶。

“那么……请问尊姓大名呢?”水很快就烧开了,白色的水汽模糊着视线,让李轩看不清他的脸,朦朦胧胧为那张好看的脸增添了几分仙气

“吴羽策”声音意料之中的好听,干脆,清冷。

“哦,那么,我是李轩,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了。”李轩笑笑,取了茶夹“雨前龙井……?”

吴羽策不语,仍是面无表情。

吴羽策莫名觉得熟悉……眼前的这个人,这些事,他捏着茶壶时不经意间蜷起的小拇指,他食指随意在水汽里拨弄的小动作……吴羽策知道他的记忆并不完整,而且可以是残缺不堪的。

……

记忆里一睁眼,自己便是这副鬼的形态了。记忆是残缺的,脑子里也是乱糟糟的,吴羽策觉得慌张迷惘,他须强迫自己冷静。

血色的红莲绽开在月夜……乱七八糟密密层层的符号阵法……手里紧紧握住的红莲天舞……麻木的感觉……冷……逢山鬼泣撕心裂肺……有人在呼唤着什么……然后眼前就是一片红光了,红的发黑,确实让人安宁。吴羽策觉得疼,疼到他麻木,最后意识都恍惚了,灵魂被撕扯着,有人领着他往黄泉路上走。

“阿策——”

“阿策啊——”

这声音吴羽策是熟悉不过了——但未曾闻此如此悲伤。

常言道黄泉路上是不能回头的,但是吴羽策这么做了,他偏要回头。

忘川河上摆渡人唱给亡灵的歌,三生石上了不完相思豆瓣账,奈何桥旁血色的彼岸花。

他是拒入轮回的。

虚空无间,生魂残缺,是有鬼。

人死为鬼,那么鬼死了呢?

鬼是不生不灭的?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组织或者人会比虚空双鬼更懂鬼的了。

或者说,虚空,就是一个鬼的国度。

穿白衣的人抑或者是鬼温和笑着拉住身旁一袭黑衣的青年苍白纤细的手腕,柔声唤道“阿策——”

吴羽策朦朦胧胧不耐烦回了一句“李轩……?”

“李轩……”

“李轩”

……

吴羽策知道自己记忆混乱,残缺。他已疲倦至极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么?”李轩端着茶杯,依旧是温和笑着问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