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朝祭酒

这里雪朝/京城祭酒,全职圈废柴写手,现在开始产渣反粮了。
不开点文懒得写贺文低产致歉。
大爱双鬼周叶。坚定冰秋(也许什么时候我抽个风写双冰双沈也不一定)

[双鬼]阴阳3


爪机抽风……先是贴吧看不了帖子,显示已删除而且发不了言,然后wps打不开文档,我重启了手机重下了wps也清了内存,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最后我下了个备忘录……终于可以码字了,盖余之勤且艰苦此……

新年快乐大家

——————————————————————

“你是李轩?”吴羽策眯着眼睛。虽然是个问句,但是语气却十分坚定,没有半点怀疑,让人不信也得信的感觉。

“是的。”李轩点头,拾起青花瓷的茶盏细细抿了一口。“前年的大红袍,还不错,但我最喜欢的是龙井。”

鬼没有实体,是不能吃东西的……鬼没有感觉 。

吴羽策皱着眉头不说话,他也喜欢龙井……是巧合?

吴羽策不是个爱说话的人,一个下午全都是李轩一个人在不断地挑起话题,而吴羽策也是又问必答……所以气氛还不算尴尬……?

唉……再这么下去我都要变成黄少天了,李轩想着他那位话唠到一种境界的同事,不由地叹了一口气。

送走吴羽策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李轩想着晚饭是没时间做了,只好草草地下了碗面填填肚子。

李轩家住得很高,他的朋友们知道,那些鸟儿也知道。他每天看着那些鸟面无表情穿梭钢筋水泥深林中,仿佛不知疲倦,它们是孤独的鸟儿。窗外已是华灯初上,李轩走到落地窗前,看着街道的车水马龙,
他将脸贴在冰凉的玻璃上,感到一种落寞。

他无端地想到吴羽策,他身上一定有很深的故事,那种眼神,乌黑的眸子像无波动的古井,隐藏着千百年前的秘密,那眼神里冻着冰,埋下的是纠缠不清

……

李轩做了一个梦,他梦到吴羽策了

倒也不是春梦,若是春梦梦到吴羽策这种姿色的也还不错算赚到了的。

很欣常的一个场景

已是冬日里,难得停了雪,李轩大早起来去找吴羽策,他相信自己永远永远都会知道他在哪里。他在一片悬崖边上找到了吴羽策。梦境里的吴羽策看上去没那么不是人间烟火,多了几分少年稚气,只是看着更多了几丝妖气,魅惑。李轩凑上去抱住他,用自己的皮袄将人裹住,细细亲吻着人脸颊“唔……阿策你冷不冷啊?今早上刚刚才停的雪……”

唇齿间触碰到的冰凉,李轩有些心疼了“回去吧,外面冷,真心冷,小心别感冒了”

吴羽策皱着眉,倒也没避开,任他亲着了。手指慢慢按上腰间佩的剑——虽不是他最常用最顺手的那一把,但也足够轻巧锋利,用来收拾李轩还是足够了的

李轩注意到了,灵巧地躲了一下

李轩从后面环住吴羽策,将脑袋靠在人肩膀上。太阳还刚刚出来没多久,天边依稀可见一点霞光,模糊了远山,山里要起雾了。虚,空两界多雾,虚空鬼又以布阵而闻名,鬼阵一个叠着一个,幻境不断,逢山里更是迷雾重重,叫人识辨不得方向,可莫要着了道,叫人一辈子逃不出去困死在了虚空,成了虚空鬼。

还微薄的霞光给吴羽策的轮廓镀上一层金光。吴羽策迷着眼睛,往李轩怀里靠了靠,这使他看起来稍微正常点……至少看着像个人,而不是鬼。就像一只猫一样,李轩想。

李轩其实一直觉得吴羽策美是美,就是太妖气了点,他有时说不清吴羽策时人还是鬼

如果你是人,好奇你为鬼的样子
如果你是鬼,好奇你为人的样子

不管是人是鬼,只要是你就够

整个人都是你的。李轩想着,吻上那人的唇。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