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朝祭酒

这里雪朝/京城祭酒,全职圈废柴写手,现在开始产渣反粮了。
不开点文懒得写贺文低产致歉。
大爱双鬼周叶。坚定冰秋(也许什么时候我抽个风写双冰双沈也不一定)

[双鬼]七年之痒

其实没有七年……标题废不说话

原著背景两人已同居嗯(我觉得然并卵)

现在写双鬼都会情不自禁带入我和乐乐来写……然后我就ooc了哈哈哈

策爷戏份会比较多……不要问我为什么偏心了

表白策爷,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

———————————————————————

吴羽策觉得累,疲惫,一切一切的根源都来自于李轩。

他不会否认自己对于李轩产生了依赖感——尽管他已经很努力地抑制住了。

一切都和从前一样——至少在外人看来,从第八赛季到第十一赛季,三年,他们在一起过了三年了呢,时间过得好快好快,想这些干嘛,怪矫情的,吴羽策对自己说,像个老年人一样,老是回忆过去的事,他和李轩在一起的每一秒,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亲吻。这个人,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是我的,吴羽策想。

对外,他们永远是羡煞旁人的最佳搭档,最佳情侣,旁人看着李轩对吴羽策关微致极,他们说着李轩的不容易,羡慕吴羽策的好运气。世态炎凉,冷暖自知……?

但是只有当事人知道,一切一切都有所改变。李轩还是会每天坚持帮吴羽策带早餐,包括监督他每天早上喝一杯豆浆,李轩还是会每天晚上给吴羽策一个晚安吻并祝他好(chun)梦,李轩还是会在冬天将吴羽策冰凉的手捂在怀里并提醒他加衣服注意保暖小心感冒……但是至少吴羽策觉得,少了些什么,心里空空的。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吴羽策看着虚空众人一脸[队长副队你们不要秀了我眼睛疼][轩哥策爷求求你们行行好放过单身狗]的表情自嘲到

吴羽策偶尔也会回应几下,比如主动献吻,在(哔……)的时候自己动,严格制定李轩的时间表什么的……但李轩好像对这些充耳不闻,以前不是这样的……感情这种东西,很微妙的。他们在一起三年,已经完全融入了对方的生命,一呼一吸之间都是对方熟悉温暖味道,他们是一对成熟的恋人。

上次李轩作死在吴羽策脖子上留下了吻痕,让他大热天也不得不穿高领,吴羽策罚了李轩两千字的检讨,吴羽策无意间撇见李轩和楚云秀抱怨的聊天记录

11:27

逢山鬼泣:
阿策又罚了我两千字的检讨……

风城烟雨:
怎么了车干,又作死了?

逢山鬼泣:
我……不就是亲了阿策脖子吗……

风城烟雨:
啧,不作死就不会死啊……车干你也是不容易啊……心疼揉揉么么

逢山鬼泣:
还好还好……[笑哭][笑哭][笑哭]

逢山鬼泣:
(抱)

……

吴羽策装作忽视那个巨轮标记……或者他强迫自己忘记

他们说七年之痒,七年之痒,我们可只走了三年,吴羽策自嘲。

吴羽策担心了,害怕了。但他是吴羽策,他会强迫自己放下,他会强迫自己掩藏,他会强迫自己坚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生活像一条河不会断。

他不会和李轩吵架的,那样没意思,就两人的性子估计也吵不起来。遇到李轩之前,吴羽策是直男,遇到吴羽策之前,李轩又何尝不是呢,李轩又不是找不到女朋友,那么好的一个人。正因为在一起不容易,才会更加珍惜。

没有谁对不起谁

李轩又不是没找过吴羽策说分手。

12:41
[特别关心]队长……:阿策……

[特别关心]队长……:跟你说件事

当时吴羽策正在给鬼刻洗技能点,但他看到消息提醒立马就切屏过去。反正还有时间……他这么安慰自己

鬼刻:怎么了?

鬼刻:有什么事吗?

队长……:我们分手吧

队长……:我不想耽误你

鬼刻:!

鬼刻:不要

鬼刻:你敢跟我说分手试试看

队长……:你不觉得我渣吗……

队长……:分手吧……我找不到继续下去的理由(嗯,这个就是空间里那个全联盟说分手的那个,借来用一下)

鬼刻:不许分手!

鬼刻:李轩你听到没有!

队长……:分开吧,对你我都好……

鬼刻:不要

队长……:这是你说的?

队长……:不要后悔啊……

鬼刻:我为什么要后悔?

队长……:成,你不后悔就好……

……

我后悔了吗?如果当时答应了的话……毕竟长痛不如短痛?吴羽策将自己缩在沙发里,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

但是他真的不想失去李轩啊……毕竟那么好的一个人,他的吻,他的怀抱,他的微笑,吴羽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迷恋这些的。

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你这般让我永远不想失去

不会骗自己,吴羽策喜欢李轩

不会抑制自己,吴羽策爱李轩,爱到骨子里

吴羽策要李轩整个人都是自己的

吴羽策觉得累,疲惫,他想缩到李轩怀里说一句“我难受”,但他是吴羽策,他没有这种权力。

李轩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他好像跟谁都聊得来,对谁都是笑脸相迎,偏生他遇到了一个占有欲爆棚又多疑的吴羽策。

吴羽策绝对绝对不会承认,在他看到李轩和李迅勾肩搭背,李轩和张新杰讨论着王杰希会不会算命的可能性,李轩和楚云秀聊得火热的时候,他很难受,他很担心,他害怕了,他在吃醋。李轩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啊,那么好的一个人,让人感到温暖的一个人,动物都有趋于向暖的习惯吧。

李轩正坐在床上跟楚云秀煲电话粥,吴羽策刚刚从浴室出来,身上还带着水汽,他本来就白,给水汽一蒸更是显得白得柔和,因为刚刚洗完热水澡所以身上还带着一点点绯红,眼底还留了一丝雾气,再加上他生的好看,裹着宽松的浴袍走向床打算睡觉,露出一大片奶白的肌肤,李轩悄悄用余光扫了一眼……他硬了嗯

吴羽策看到李轩正跟楚云秀聊得开心,也不想说什么,连个白眼都懒得翻,直接脱了衣服缩到被子里睡觉。李轩听着身边人呼吸渐平稳了,随便找了个借口挂了电话,悄悄躺下抱住吴羽策。阿策眼低都青了……最近想必是累得紧了,李轩想着,心疼地亲亲人眼角。还是去冲个冷水澡冷静一下……阿策太累了嗯,李轩想着,悄摸摸下床走到浴室。吴羽策其实没睡着,他睡不着,他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依赖李轩。听着浴室里李轩尽量控制的小小的水声,吴羽策眨了眨眼睛,侧身将自己缩成一团。

吴羽策,你活该自己折磨自己

自作自受
————————————————————————
Mdzz我写不下去了就这样!

嫌弃嫌弃嫌弃这不是我的文!

不要问我轩哥为什么和策爷说分手!没有为什么!!

本来是想写虐一点,走心一点,试试看能不能把自己写哭,但是我好像失败了嗯!!!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