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朝祭酒

这里雪朝/京城祭酒,全职圈废柴写手,也产渣反粮了。
不开点文懒得写贺文低产致歉。
大爱双鬼周叶。坚定冰秋(励志写双冰双沈)
高中狗周弧中

[双鬼]百鬼夜行

晚自习无聊摸鱼……我大概是个假的初三狗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个题目好听想写(望天)

古风preoooc私设原创人物

正文:

他握紧了手中的剑,剑身很长,通体赤红,就像浸了血一样,渗出一丝妖异的感觉。

城在一夜之间做了空城,他独自捏了剑守在城墙上。

百鬼夜行么,狭长双目带了不屑。夜色凉如水,他不知道有没有月——至少从他这个角度是看不到的。古书上讲,月亮啊,最是招邪的。

城是一座古城,也是一座孤城,方圆几千里都毫无人烟的那种。旧时城里老阿婆咂巴着嘴说,这是虚空的地界啊,虚空的鬼主守着这城,每十年的百鬼夜行,就是虚空的主子来巡城哩。烟管一明一暗的火星,烟雾打着卷而上,叫人看不清她脸上是喜是悲。

这是被守护的城,也是被诅咒的城。

起雾了。他直了直身子,手在剑柄上摩挲着。此剑通灵,今天它好像特别……兴奋?吴羽策能感受到手心传来的温度与颤动。

紫色的雾,渐渐浓了,他眺望远处的山——渐渐模糊了。阿婆说那是逢山,是鬼主的老窝来着,虽然后时人们都愿意叫鬼山。

空城……渐渐热闹起来了,准确说,是鬼。俄顷雾薄了些就看见城里大小街道胡同里巷里人影散乱,大抵都做了古时装扮。城,热闹起来了,他们互相奔走,店铺开张,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一如当年这城最繁华的样子。

“百鬼夜行”一个温润的男声说,好像春时融化的第一股雪水。

传说中没有一个人看过百鬼夜行,或者说,看过的人,都死了。

他猛地一转头,见身旁立了一个佩剑紫衣的男子正笑盈盈看着他。

“吴羽策”李轩轻轻地念了句,仿佛叹息,但他知道他听到了

手里的剑微微颤抖,吴羽策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他没由地不想与这个人发生争端。这里的一切他都太熟悉,无数次梦魂萦绕的就是这里了。吴羽策注意到他手里的剑:一样的狭长剑身,只是通体发黑,沁出一股幽蓝寒意,上细细铸了四轮碧月,熟悉,似是和他手里的这把一对儿。

“虚空可不止有一位鬼主”

吴羽策冷冷瞥了眼,并不打算回应,李轩见他不动作,反而靠近了些

“头晕么?”

李轩猛得上前一把抱住人,反手扣住手腕,吴羽策想挣脱确实浑身无力,反倒叫人夺了剑点了穴。李轩让吴羽策靠着自己,在他唇角轻轻啄了下。

“阿婆,谢谢了”李轩左后侧微微欠身,听到一阵窸窸窣窣仿佛昆虫爬过的声音,从暗处现出一个蒙黑纱的老阿婆,她咯咯笑着回了礼。

李轩将吴羽策拦腰抱起,一步一步走出城门

“阿策啊,你受苦了”

廿二年天下盟,于弱水渊,滋事。虚空二主,在位已二年,欣然起往而大败归。鬼刻受俘,不复来踪。虚空俱损,隐于江湖,十年余。——《史传·虚空策》

之后又廿年,归。彼时双鬼拍阵初成。——《史传·虚空策·二主纪》

……

第二天,城里躲出去的人陆陆续续都回来了

“百鬼夜行,他们今天晚上不来了?”

“对,就只有一晚上,十年就一晚上”

“那位流浪的剑客呢?”

“不知道,兴许是死了吧”

“可惜了他那柄剑,一看就是把绝世好剑啊,现在不知落往何处了”

……

穿青衣的少年一个筋斗翻上房顶,那儿早已有人侯着

“迅哥儿,你说,轩哥是怎么找到策爷的?”盖才捷往身后的屋子望了望“都睡下了”

“天机不可泄露——天舞双剑互相感应?虚空双鬼的心灵感应?鬼知道呢”

“前辈不就是鬼么”

“小鬼别管闲事儿”

“前辈——”

“哎——”

“李小迅,嗯?”李轩鬼步奇诡,三下两下翻上屋顶“阿策刚睡下”

“轩哥……”李迅暗自感叹着李轩的耳朵真灵,忙岔开话题“策爷怎么样了”

“伤得不轻,自是不记得了,怕是当年被虏去下了药了”

一时无语

“所以现在查到是哪一家了吗”盖才捷突然冒出一句

“虚空的消息还没闭塞到这个地步,鬼灯可不是吃白饭的”李迅翻了个白眼

李轩似笑非笑看着他俩“还早呢”

————————————————————————

我在写什么……

我感觉再写下去我又要写成长篇了……

至于掳走策爷的人……你们猜是哪家呢?(笑)

评论(6)

热度(30)